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锐读 > 锐读聚焦
投稿

寄人篱下的马戏人怒了:我不是唐僧肉

2018-05-22 20:04:42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

 

寄人篱下的马戏人怒了:我不是唐僧肉

(记者张驰) 一个体马戏团与广州动物园签约多年后,被无端强行驱赶,老虎黑熊等几十只珍稀表演动物面临死亡!

近日,记者在广州动物园看到,进入动物行为展示馆的3条路都已封闭,喜爱动物表演的孩子们坐在封闭的门外久久不肯离开。

采访多位知情人士了解到,在动物行为展示馆进行动物展演的是安徽省广德县驯兽杂技团,他们在广州动物园做马戏演出已经有25个年头了,节目很吸引游客,特别是入园的孩子们都喜欢到这里看温顺可爱的动物表演。

寄人篱下的马戏人怒了:我不是唐僧肉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园区负责人说,动物表演是公园最吸引游客的项目,马戏团与动物园已经续约合作了25年,确实为提高公园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做出了很大贡献,特别是马戏团在动物管理和保护方面的经验做法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借鉴。

谈及为何被园方驱赶,马戏团负责人黄迎志一肚子委屈。他说,我是一个民间艺人,对方是公办处级事业单位,地位相差悬殊。避免颠沛流离的卖艺生活,寻找固定场馆稳定演出是我梦寐以求的奢望,1993年我与广州动物园签约后真是喜出望外。正是因为地位处境的强大反差,在与园方合作25年的后期,受尽种种盘剥只能忍气吞声,他时刻提醒自已: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黄团长列举出一些“如梗在喉的事情”。

一是园方将展示馆门票与动物园门票做为选购套票在动物园售票窗口出售。2013年春季开始,马戏团发现游客所持观看动物表演的票有很多疑似假票,到下半年发现疑似假票越来越多,找到园方领导鉴别为假票。本来展示馆票都是经过税务部门认定后的,为什么经动物园售票窗口售出后有大量假票呢?而售出的这些假票款全部充入园长小金库,这无疑严重侵害了马戏团的利益。马戏团虽然几次要求园方报案清查出售假票的真相,但园方不可能去追查这种“贼喊捉贼”的丑事,而是以考虑双方长期合作大局要挟,强制压下调查之事。对此,马戏团吃了大亏也不敢说了。

二是2014年春季展示馆座位翻新停演50多天,2016年翻新顶棚又被迫歇业三个月,加上园方各种要求造成停演,仅最后合同期限内因园方原因造成的展示馆停演就超过半年时间。对马戏团的长时间停业损失,上任园长承诺延长合同日期来弥补,但现任园长蛮横不接遗留问题不予兑现。就连现任园长利用装修展示馆搞腐败,暗箱操作将施工方“调包”不让中标方施工,造成纠纷延误工期50天,现任园长对马戏团百般搪塞以大压小不予补偿

三是双方合同约定,园方将展示馆门票与入园门票做为选购套票由动物园售票处代售,收取的展示馆票款按二八分成。园方在提取了展示馆门票的分成款后,借掌管展示馆代售票款的便利,又以“代售票奖励款”之名,从2009年起,在没有合同和约定的情况下,强行扣留马戏团票款达96万多元充入园长小金库。马戏团对这种霸道行径多次抗议,但不敢撕破脸皮对薄公堂。

地位不同的合作,弱势的马戏团一再忍让,不但丝毫未能感化园领导,反而助长其无所顾忌的打压。

2017年7月19日园方给马戏团下发通知,合同8月底到期后不再续约,马戏团要全部撤场走人。在过去25年7次合同到期后续约只是走程序,团长黄迎志也早已把自己当成广州动物园的老园工。这次园方一纸单方中止令无情驱赶马戏团,让黄迎志团长彻底懵了!

采访中了解到,就连动物园一些负责人也表示不能理解园长这种“独断专行的做法”,认为突然中止合同让马戏团动物撤场的通知过于轻率。马戏团有40多头只一二类受国家保护的动物,停演后的动物如何安置,动物园事先应有善后方案。要让马戏团的大批动物撤场迁移程序也很复杂,是需要经过逐级审批的,办理完从基层到国家部委的全部审批需要时日。

没有协商,不留余地,9月3日开始,园长调集保安和机械车辆,不顾马戏团全团人员维权的正义呼声,将通往展示馆的3条道路全部封死,使大量珍稀表演动物从此失去生存保障。

寄人篱下的马戏人怒了:我不是唐僧肉

面对动物园长这种毫无人情味的野蛮驱赶行为,马戏团长黄迎志向动物园长一次次讨说法,但园长给出的解释五花八门前后矛盾,于法、于情、于理都讲不通。

园长先是解释中止合同是上级要求清理园中园。但动物团提请发改委带相关部门检查后认定,动物行为展示馆广德马戏不属园中园。马戏团再次讨说法,园长又拿出住建部早年下发的各级公园不允许马戏团进入表演的《意见》说事,法学专家、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徐松林权威解答:这种涉及全国性的禁止性规定应该由全国人大授权国务院发布,并且要事先征求意见并听证,这个《意见》在程序上是没有依据的,也没有这个权限,很明显涉嫌越权。

理屈词穷的动物园长虽然讲不出中止合同的任何理由,但依然强制封门堵路驱赶表演动物。

一忍再忍却带来了灭顶之灾,万般无奈之下,马戏团终于拿起法律武器维权。2017年10月30日,团长黄迎志向广州市越秀区法院提交反诉状,发出维权呼声:我们寄人篱下的马戏人不想再被当成唐僧肉吞噬,请求法院判令园方返还马戏团因展示馆进行装修翻新而垫付的31万多元工程款;返还代售门票期间无故扣减马戏团的96万多元票款;还要给马戏团退出场地的合理时间及安置方案。

在广州动物园和马戏界业内,黄迎志以“正义”著称,对动物园无端中止合作百思不解。过去的25年他把心血和希翼都投在了广州动物园,换来的却是有用时招之即来,无用时挥之即去的苛薄无情。他表示,祖祖辈辈传承的马戏,已被国务院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2018年中央1号文件更是明确提出“要加快发展野生动物驯养观赏等产业”。为什么动物园的主要负责人如此法盲?为什么不顾大量珍稀动物死活无情驱赶?

黄迎志表示将适时揭露近年中在动物园遭受盘剥和敲诈勒索的真相,用正义为马戏团找回寄人篱下的应得利益和公平。

追根溯源,探明真相,记者将继续关注事态发展。
    来源:寄人篱下的马戏人怒了:我不是唐僧肉 - 法治 - 新辽网  http://www.liliaonet.cn/fazhi/2018_0522/4139.html
    来源截图:
    寄人篱下的马戏人怒了:我不是唐僧肉

 

 
文章来源: 责任编辑: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安徽在线”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安徽在线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新闻热线: 网上投稿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锐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