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民生资讯
投稿

开发商赖账却抓包工头坐牢 福建云霄上演荒唐案

2017-11-26 18:17:11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

  开发商赖账多年拒不结算,导致包工头山穷水尽无力支付班组尾款;班组工人向劳动主管部门反映,要求开发商出来结算,结果司法机关以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为由将包工头给逮捕了。如此荒唐案在福建云霄上演。

  

  项目竣工验收三年开发商拒不结算

  已年过60的黄海森,看上去要比一般的妇女苍老。原来,此前她刚经历过半年多的牢狱之灾。

  她被司法机关羁押了半年多,是因为她承建的福建漳州市怡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怡景书香项目”,在竣工验收交房三年后,开发商仍然拒不与她进行结算,从而导致她再也没有能力支付班组的剩余尾款。班组向劳动主管部门反映后,云霄县公安局却以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将她刑拘了。

  2012年,怡景公司将其开发的“怡景书香项目”交给黄海森承建。按建筑行业的规则要求,当时黄海森挂靠福建立盛建筑集团有限公司与怡景公司签约,立盛公司从中抽取7.2%管理费和税费。

  

  图:立盛公司任命黄海森为项目负责人

  经双方测算并协商一致,2012年7月12日,立盛集团与怡景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正本),约定立盛公司以9996.3666万元的总价格承包承建“怡景书香项目”。

  接着,立盛公司再与黄海森签订《工程内部承包协议书》,约定由黄海森全权承包承建“怡景书香项目”,项目总造价(含税固定包干总价)为9996.3666万元。

  2014年9月23日,“怡景书香项目”顺利通过竣工验收,但工程项目交付使用至今已三年多过去,怡景公司却仅支付给立盛公司工程款8663.77万元,距按合同约定的9996.3666万元,怡景公司仍拖欠农民工工资和工程款共计1332.5966万元。

  黄海森与工人无数次找怡景公司,怡景公司老板方毅亮却一拖再拖,故意赖账拒不结算。

  

  图:怡景公司实际支付工程款的清单

  民工班组讨尾款包工头被逮捕

  由于开发商拒不与黄海森结算,也不支付剩余的工程款,黄海森只好四处借钱发给班组的工友们。至2016年9月,黄海森已举债达200多万,实在无力继续支付班组的款项了。

  2016年10月,工友们找到云霄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试图通过劳动部门给开发商施加压力,从而达到让开发商与黄海森结算、最后拿回工程款的目的。

  然而,云霄县人保局却于2016年10月2日、10月11日两次向黄海森发出《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改正指令书》,要求黄海森限期支付班组工资。

  收到指令书的黄海森,明确告诉人保局工作人员,称只有让开发商怡景公司出来结算,并把剩余的工程款支付出来,她才有办法向班组支付相关款项。

  2016年10月20日,云霄县人保局电话通知黄海森,让其过去与开发商结算。可当黄海森来到人保局后,发现开发商根本就没有来。相反,等着她的是云霄县公安局的警察。当天,黄海森被云霄县公安局以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为由给刑拘了。

  2017年5月3日,黄海森被云霄县公安局变更为监视居住。

  2017年7月,黄海森被云霄县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起诉至云霄县人民法院。

  云霄县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指控:“自项目开工以来,怡景公司按照工程进度拨付工程款给立盛公司共计8756.5万元,立盛公司在扣除管理费和税费后,按进度将工程款8122.3049万元拨付给黄海森及其儿子杨木生,该项目于2014年10月份竣工。期间,黄海森拖欠班组工人工资及工程款,引发工人集体上访。

  2015年1月16日,云霄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向黄海森及立盛公司发出劳动监察整改指令书,要求在2015年1月19日前立即付清该项目全体工人工资,黄海森拒绝签收整改指令并未在法定期限内付清工资。

  2015年1月28日,黄海森将其夫妇位于漳州市芗城区宝龙大厦701室的房产转移至儿媳杨惠苹名下。

  云霄县人保局分别于2016年10月2日、10月11日再次向黄海森发出劳动监察整改指令书,要求限期支付工人工资,黄海森仍未整改到位。黄海森拖欠池德寿带领的涂料班组工人工资38万元、项目部刘建彬、廖明、许生辉、林清海、陈和钟等12名员工工资13.65万元,张文顺带领的外墙贴砖班组工人工资2.54万元、杂工张再来、张月英等10名工人工资12.56万元,共计65.958万元。经鉴定,漳州市芗城区宝龙大厦701室房产价值67.78万元。”

  云霄县检察院认为:黄海森以转移财产的方法逃避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数额较大,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仍不支付,其行为已触犯《刑法》,应当以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法学专家:黄海森不构成犯罪

  那么黄海森究竟是否构成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呢?黄海森的辩护律师认为,黄海森依法不构成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

  首先,黄海森不具有用人单位的主体资格。

  根据《劳动法》、《劳动合同法》、国务院《劳动保障监察条例》、劳动部《工资支付暂行规定》、《工伤保险条例》等法规定,用工单位的主体是“企业、民办非企业单位和个体经济组织”。

  企业,是指经过工商部门依法登记,取得独立法人或者非法人资格的民事主体。而“个体经济组织”,是指一般雇工在七人以下、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登记,从事工商经营的个体工商户。

  也就是说,必须是经过国家相关部门登记批准的企业、个体经组织、民办非企业单位等组织,才是用人单位主体。而本案当中的黄海森,她既没有取得工商登记,也不是个体工商户,其仅仅是立盛公司的项目经理。因此,她个人不具体用人单位的主体资格。

  其次,2015116日劳动行政部门没有向黄海森送达《劳动监察限期改正指令书》,黄海森没有转移财产的故意。

  云霄县检察院指控:2015年1月16日,云霄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向黄海森及立盛公司发出劳动监察整改指令书,要求在2015年1月19日前立即付清该项目全体工人工资,黄海森拒绝签收整改指令并未在法定期限内付清工资。2015年1月28日,黄海森将其夫妇位于漳州市芗城区宝龙大厦701室的房产转移至儿媳杨惠苹名下。

  而事实上,2015年1月16日云霄县人保局发出的编号为“云劳察令字2015第3号”《劳动监察限期改正指令书》,其抬头写的单位名称为“立盛公司”,且该指令书备注的“项目负责人”为“黄玉华”而非黄海森。因此,当时该指令书是向立盛公司发出的,而非黄海森,且该指令书从未向黄海森送达过,结果黄海森却被司法机关强词夺理地扣上了“拒签”的帽子。

  直到2016年10月2日,云霄县人保局才第一次给黄海森发出指令书;而在黄海森第一次收到指令书的一个星期后,就被云霄县公安局刑拘了。

  黄海森第一次收到指令书的时间是2016年10月2日,而非2015年1月16日。为此,黄海森夫妇于2015年1月28日将其位于漳州市芗城区宝龙大厦701室的房产转移至儿媳杨惠苹名下,并非故意转移财产,更不能理所当然地视为逃避债务行为。

  实际上,上述房产是登记在黄海森的丈夫杨清茂一个人名下的,并不是黄海森的个人财产。而该过户行为,也与本案无关,仅仅是为了孩子划片读书的问题。

  因为,杨清茂孙子的户口,是落在儿媳杨惠苹名下的。根据芗城区教育局“漳芗教政(2015)35号”文件规定,适龄儿童的就学,必须满足“适龄儿童与父母(或者父母一方)的户口与实际居住地均在施教区内”的条件,只有让儿媳与孙子的户口一并落在该房屋内,才能让孙子就读该房屋的片区学校。因此,登记在杨清茂名下的房屋之过户行为,不能视为黄海森逃避债务的行为。

  再次,黄海森对外拖欠的不是“工资”,而是承揽工程的工程款。

  立盛公司在对该项目收取高额的管理费后,交由黄海森承包施工,接着黄海森又将工程细分到各个项目班组。

  其中,池德寿承揽的是涂料班组。

  

  图:池德寿的结算单

  张文顺承揽的是外墙贴砖班组。

  

  图:张文顺的结算单

  余始裕承揽防水工程、李志祥承揽水电安装工程、张再来等人与黄海森之间也是承揽关系。

  

  图:张再来作出的谅解书

  还有检察院所指控的被黄海森拖欠工资的刘建彬、廖明、许生辉、林海清、张月英,也分别作出了说明。

  

  更有意思的是,被黄海森拖欠工程款的班组,在黄海森被捕后,还联名向云霄县政法部门发出《请愿书》,称是因怡景书香项目的开发商怡景公司拒不与黄海森结算,导致黄海森无力支付剩余的尾款。因此,请求相关部门尽快释放黄海森出来与开发商结算,以解决工人班组的实际问题。

  

  图:工人班组的联名请愿书

  曾多次赖账且关系网强大的开发商

  民心,这就是民心,为何云霄的相关部门就偏偏有违民心呢?开发商不结算,被逮捕的却是包工头,那么怡景公司究竟又是一家什么样的开发商呢?

  公开资料表明:漳州市怡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3月15日,现注册资本5080万元,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50622798387768R,法定代表人兼全资股东:方毅亮,地址:漳州市云霄县云陵镇侨兴路17号怡景花园朝晖阁105室,电话:0596—6908888。

  据多个消息源证明,怡景公司拒不与承建其项目的承建商结算,黄海森并非是第一个碰上的。此前,还有云霄“怡景龙湖”、“怡景阳光”两个项目,遭遇与黄海森一模一样的赖账行为;只不过,他们被怡景公司赖账的钱款数额,不及黄海森的大。被怡景公司赖账的“怡景龙湖”、“怡景阳光”两项目承建人,最后都因怡景公司拒不结算而不得不放弃追讨或跑路。

  为何怡景公司赖账能屡屡得手呢?原来,怡景公司的老板方毅亮在云霄官方有一张强大的关系网,这张关系网也理所当然地成了他的“保护伞”。

  而“不识庐山真面目”的黄海森,在怡景公司赖账多年拒不结算的情况下,却依然不依不挠地选择继续向其讨要工程款,其结局可想而知。黄海森称,在她要求怡景公司结算的几年间,云霄县有多个部门曾介入协调过,但均不了了之,怡景公司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政府部门对其似乎没有约束力。

  黄海森还说,她曾就怡景公司拖欠工程款拒不结算问题起诉至法院,但因云霄县某部门以协调为由的介入而撤诉;但其撤诉半年后,怡景公司却无中生有地称她违约而将其反诉至法院。

  尽管法院也感觉怡景公司的起诉很荒唐,但毕竟从声誉上对黄海森造成了不可弥补的负面影响,从而导致云霄甚至漳州市的相关部门和大部分领导都在偏听偏信,黑白颠倒地认为怡景公司已超额多付了工程款。相关部门都以开发商的胡说八道为准,黄海森的实话却没人听得进去。

  其实,就算按云霄县检察院计算的数额,即工程合同价款为9996.3666万元,在怡景公司已支付给黄海森挂靠的立盛公司8756.5万元的情况下,其仍拖欠工程款达1239.8666万元。

  况且,项目工程已竣工验收且交付使用至今长达三年,在不算增项和资金利息的情况下,黄海森也仅收到工程款8122.3049万元。司法机关在明知用8122万元的工程款,根本无法补平造价为9996万元工程项目的情况下,却对开发商应依法结算且应支付工程尾款的问题避而不谈,反而片面的认定黄海森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难道这就是云霄县的法治?天理何在?

  黄海森坦言:“如果说我能构成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那么拒不结算拖欠巨额工程款的怡景公司,以及任命我为项目负责人的立盛公司,其两家的罪要比我重得多,为什么司法机关不去调查逮捕他们呢?而仅拿我一个包工头当替死鬼,公正司法何在?公平正义何在?”

  综上,在本案中,暂且不谈劣迹斑斑的怡景公司和它幕后的“保护伞”,仅从相关部门对黄海森的胡作非为,就足以认定他们存在滥用职权之嫌。除此之外,怡景公司还存在大量虚构工程合同、涉嫌偷逃国家巨额税款等刑事犯罪问题,难道相关部门真的看不见?

  为此,究竟谁是怡景公司违法犯罪的“保护伞”,西街君将进一步关注和揭露!(调查员:易瑞平)
       开发商赖账却抓包工头坐牢 福建云霄上演荒唐案_网易订阅  http://dy.163.com/v2/article/detail/D46CU8NJ0514F1L8.html

文章来源: 责任编辑: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安徽在线”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安徽在线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新闻热线: 网上投稿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锐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5